去年,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知识产权审判工作新闻发布会,发布典型案例。其中,蒙牛因在线上和线下对其生产的使用被诉侵权“妙妙”标识的妙妙奶商品进行了广泛的宣传推广和销售,侵害了妙士公司商标权,被判赔偿300万元。

    
      保定妙士乳业有限公司(下称妙士公司)是第1415139号“妙妙”商标独占使用权人(经转让获得),该商标于1999年1月14日提出申请,2000年6月20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商品为乳酸饮料(果制品、非奶)等。而蒙牛公司系第6428708号“妙妙”商标权人,该商标于2011年11月28日被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商品为牛奶饮料(以牛奶为主)等。

    一山不容二虎,同是乳酸饮料,市场上岂能容许两个“妙妙”出现?2010年6月,妙士公司发现蒙牛公司在官网宣传“妙妙”乳酸饮料,并在多家超市销售了其生产的“妙妙”乳酸饮品,便认为蒙牛公司的行为侵犯了其“妙妙”商标权,于是对蒙牛公司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蒙牛公司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300万元并在全国性报纸上刊登启事、消除影响。

     蒙牛不愿放弃“妙妙”商标,以连续三年停止使用为由,2010年、2014年曾两次对妙士公司第1415139号“妙妙”商标提起连续三年不使用撤销申请,并申请案件中止审理,而恰恰是在这期间蒙牛的“妙妙”商标获准注册。然而在2014年3月,妙士公司对蒙牛公司“妙妙”商标提起无效宣告申请。结果,妙士公司“妙妙”商标被予以维持,蒙牛公司的“妙妙”由于构成类似商品(商标近似),被宣告无效。

被诉商标权被侵犯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诉侵权妙妙奶商品与妙士公司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构成类似商品。蒙牛公司在取得第6428708号“妙妙”注册商标之前和之后,在线上和线下对其生产的使用被诉侵权“妙妙”标识的妙妙奶商品进行了广泛的宣传推广和销售。
     被诉侵权标识具有了极高的知名度,足以使相关公众将妙士公司使用其“妙妙”商标的商品误认为蒙牛公司商品,蒙牛公司的行为侵害了妙士公司商标权。
      该案一审判决蒙牛公司赔偿妙士公司7万元,但是妙士公司及蒙牛公司对一审判决均不服提起上诉。历经8年商标纷争,二审法院综合考虑蒙牛公司年报中的收入情况、营销能力、生产销售时间、范围、妙士公司合理开支等因素,最终全额支持了妙士公司300万的赔偿请求。
    
      说起来,关于“妙妙”商标的8年纠纷案背后主要涉及的就是“反向混淆”。

      何为“反向混淆”?说白了就是,明明是蒙牛侵犯了“妙妙”,可是由于蒙牛名声太大,导致被人们误认为是“妙妙”傍名牌,侵犯了蒙牛商标权。

      反向混淆是一种特殊的商标侵权行为,其并非通常使相关公众将被诉侵权商品误认为权利人商品,而是将权利人商品误认为侵权人商品,这种混淆破坏了权利人注册商标的识别功能,实质性损害了权利人注册商标权

         本案的裁判,对反向混淆行为的认定进行了有益的实践,并通过对侵权人的上市年报等证据予以采信,全额支持了权利人的赔偿诉求,有效保护了商标权人的合法权益,体现了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司法导向。
    
     而在众多商标纠纷案件中,具有“反向混淆”性质的案例并不只有蒙牛和妙妙,以下就举一些案例:

      1、四川“野马”VS美国福特“FORD MUSTANG”:

      美国福特汽车公司注册的第9817109号“福特野马”商标,与四川野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野马及图”及“野马汽车”商标构成近似,属于商标侵权。而“福特”确实较有较高的知名度,会让人们误认为四川野马公司的“野马”汽车为福特公司商品,从而导致反向混淆。

     2、“蓝色风暴”VS百事可乐:
      早在2005年,百事可乐策划了一场“蓝色风暴”主题促销活动,仅广告投入就耗资2亿元。就在“风暴”席卷中国大地的同时,浙江蓝野酒业有限公司却陷入尴尬——原因是蓝野公司使用的“蓝色风暴”标识,涉嫌冒用百事可乐“蓝色风暴”标识,于是蓝野公司107箱啤酒被查封。

      但事实上却是,在2003年浙江蓝野酒业有限公司就申请了“蓝色风暴”商标,核准使用商品为麦芽啤酒、水(饮料)、可乐等商品。后来,蓝野公司提供了该商标的注册证,107箱啤酒才被予以解封。

      接下来,蓝野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百事可乐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

       法院最终判决上海百事可乐饮料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带有“蓝色风暴”商标产品的生产、销售、广告、宣传行为并要求赔偿蓝野公司经济损失300万元。